• <b id="9lgnt"></b>

  • <center id="9lgnt"><output id="9lgnt"></output></center>
  • 英文 日文 韩文 法文 德文

    TOP

    ?#22253;。?#23601;是嫌你穷才?#36136;?#30340;啊
    2019-03-12 16:29:13 来源:联系电话18153207199 作者: 【 】 浏览:74次 评论:0
    01
     
      “饿。”
     
      发完这条状态三小时后,我就成了杨哥的女友。
     
      他把饥肠辘辘的我叫出宿舍楼,问我:“想吃什么?”
     
      “糊汤粉。”我脱口而出,眼巴巴望着他。
     
      杨哥紧皱?#32426;罰?#20294;还是立马揪着我直奔司门口户部巷。
     
      ?#25945;?#27809;吃东西的我,一?#25104;?#26080;可恋的我,在一碗飘着鲜美鱼香味的糊汤粉面前,现了原形。
     
      我口含米线,感激涕零地问:杨哥,你怎么不吃啊?”
     
      杨哥顿了顿,抬头望天,又盯着我说:“哥只有十块钱。”
     
      我差点噎住,吸了吸鼻涕,说了句:“哥,我身无分文,你若不嫌弃,我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
     
      “好!”杨哥眼睛一亮,笑开了花。
     
      热气腾腾中,我红了眼眶,杨哥那张好看的脸渐渐模糊起来。
     
      杂乱的店铺,我们用筷子夹起饱蘸鱼汤的热油条,趁?#20154;?#36827;嘴里,那种鲜香和酥软的口感,很多年?#32426;?#19981;掉。
     
      02
     
      2010年4月,我们大三,读大学的第三个年头。
     
      那段日子我真的太他妈穷了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     
      说来心酸又励志,读大学起,我就没花过家里一分钱。“一贫如洗、三餐不济、家徒四壁”,大概这些?#35270;?#37117;是为我?#21487;?#21019;造的。
     
      北方小镇的老家,我妈常年体弱多病,吃了几十年的药,我硬是给自己申请了四年助学贷款。周末也不闲着,风风火火到处找兼职,发传单、摆地摊、做家教、当服务员。比我们校长还忙。
     
      杨哥,我们这所不知名学校的不知名学霸,低调寡言。在我弄丢800元生活费的第三天,用他那个月仅剩的10块钱解救了我。
     
      我一直觉得,这世上最好听的三个字,绝对不是“我爱你”,而是“有我在,别饿着,多吃点”。好的爱情从来不?#30431;担?#29992;做的。
     
      跟杨哥相识于自习室,一有空我就去自习,要不是那天他向我借英语课本,两年下来,我都不知道后面坐着他。
     
      我们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。没有什么风花雪月的浪漫。
     
      杨哥大四时已经开始在外面接项目,从来不用为生活费和明天担忧。而我,一个文弱的穷酸文科女,找工作屡屡碰壁,在拥挤的招聘会现场挤得找不到方向。
     
      “杨哥,我太穷了,什么都没?#23567;?rdquo;
     
      “我也是。”
     
      “你怕吗?”
     
      “现在?#24515;?#20102;,一切都会有的。”
     
      03
     
      2011年6月,拍完毕业照的第二天,我就跟杨哥坐着12个小时的火车硬座,风尘仆仆从武汉奔向魔都。杨哥?#36824;?#29238;母反?#21592;?#19994;来上海,打算跟着学长一起创业,正好我也有个面试。
     
      上海每天?#21152;?#20154;来,也有人走。从上海火车站出来,杨哥提着一大包行李走在我前面,周围霓虹闪耀,夜上海迎来了一千万外地人中最普通的两个。
     
      “小七,你快点啊。”杨哥转身,眼带笑意向我招手。
     
      “好,我来了。”我提着行李箱,加快了脚步。
     
      车水马龙的喧嚣,敌?#36824;?#27492;刻的?#24515;?#30495;好。
     
      我跟杨哥辗转在长宁租了个隔断间,距离地铁口两公里。租房合同付一押一,只好一次性忍痛交了2000块。交完房租,我们全身上下只剩215块钱。坐在不足5平米的房间,我跟杨哥长时间的沉默。
     
      过道窄仄,灯光昏?#25285;?#25151;间密不透风,一张不足一米宽的?#30149;?#19968;个柜子和一张小桌子,就把房间塞满了。妈的,原来真的毕业了啊,第一次有这种可怕的感觉。
     
      隔断间这里聚集全国各地的外地人,有我们这样刚毕业的情侣,?#26032;?#40635;辣烫的一对年轻夫妻,有一对总是把音响开到很大的基?#26657;?#36824;有一些愁云满面的单身男女。大家各忙各的,从不交流。
     
      每天,我要跟十多个人抢马?#21834;?#27927;衣机、水浴淋头,排队刷牙、洗澡、洗衣服。马桶一堵,恶臭熏天。
     
      糟糕的隔音最让我?#35272;#?#38548;壁连?#20154;?#19979;、翻个身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那些日子,我?#23458;?#22312;杨哥的轻鼾声中,听着隔壁情侣的嬉笑怒骂失眠到深夜。对着黑暗的墙,漫谈着微不足道的理想。
     
      早上杨哥起床拉肚子,蹲在里面二十多分钟,隔壁一个男生敲着门怒骂:“便秘还是死了?能快点吗?”
     
      一向处变不惊的杨哥,那天?#25104;?#38452;沉。
     
      “没事啦,有?#31859;?#24635;比没得好!”我对着杨哥嘿嘿笑。
     
      “委屈你了,等赚钱了咱?#21069;?#20010;大房子。”
     
      “跟你在一起,什么都好。”
     
      04
     
      我的面试很顺利,就是薪水太低:?#26434;?#26399;每月2500,转正后3200,偶尔会有奖金。刚毕业,慢慢来,先到大?#25945;?#23398;点东西,工资是其次。我给自己脑补了几天鸡汤,就正式入了职。
     
      杨哥进入学长的公司参与项目,工资是我的两倍,每天朝九晚九,回到家已是深夜。我也是。
     
      我们当时最大的难题,是如何把这200块钱撑到发工资那天。
     
      十几块钱的外卖肯定是吃不起了。还好天无绝人之路,隔壁男生扔给我们一个小电饭锅,拍拍屁股回老家了。我一激动让杨哥赶紧到超市扛一小口袋米回来,米香味每天飘满整个房间。
     
      我们中午吃着米饭,就着榨菜,躲在格子间勉强度日。晚上就喝燕麦片,杨哥喝不习惯,我给他买了一袋糖,他也吃得津津有味。但还是很饿很饿很饿啊。
     
      我昏昏?#33080;?#20013;被杨哥推醒:“面包,酸奶,卧槽你偷来的?”
     
      杨哥噗嗤一笑:“公司发的。”
     
      “哪个公司发这个?不信!”我满是怀疑。
     
      “没事,正好路过,献血时送的。”
     
      我心咯噔一下,眼泪哗啦呼?#39184;?#19979;掉,边吃边哭:“杨哥,我他妈这是喝你的血啊!”
     
      “放心,哥肾还在。”杨哥像个孩?#21451;?#31505;我。
     
      我哈哈哈哈哭得更厉害了。
     
      到最后几日弹尽粮绝,我俩干脆就?#20154;?#19968;饿起来,就?#36317;喙距?#19968;碗水下肚,然后立马躺在床上不敢动。
     
      “杨哥,要是能来一碗糊汤粉就好了。”
     
      “是啊,放点辣椒、泡着油条。”
     
      “杨哥,突然好想武汉啊。”
     
      “是啊,去江?#30149;?#21435;东湖。”
     
     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说?#20064;?#22825;,睡意昏沉就抱着彼此睡过去。
     
      这张一米宽的床有一块板塌陷下去,住进来当天我就让房东换,眼看着快一个月了都没动?#30149;?#20026;了避开那个?#36139;矗?#25105;俩只能裹在一起挪到最墙角。
     
      那时候我们最穷,却在深夜抱?#31859;?#32039;。
     
      05
     
      当时什么都顾不上,只想租好点的房子,我们努力攒钱,加班加班还是加班。?#23458;?#25105;跟杨哥敲着电脑入睡,他在查资料,我在写稿子。别人房间?#20061;九荊?#25105;们键盘?#20061;九尽?/div>
     
      半年后,我?#21069;?#21040;了徐汇两居室老公房,跟一对情侣合租。我跟杨哥兴奋地跑去买各种东西。
     
      第一次,终于在房间里添置了落地镜、书架、衣?#22868;堋?#22320;?#28023;?#36148;了墙纸,挂起了照片墙,在阳台摆上花草盆?#28020;?#24320;始?#38505;?#20570;饭烧菜,我们尽量不吃荤菜,一个月能省下不少钱。为了省地铁费,买了辆二手自行?#25285;?#27599;天来?#20164;?#34892;十几公里。
     
      2012年,我们过?#20204;?#36139;又自在。周末偶尔出去吃顿好的,看场电影,或者去?#38469;?#39302;看看书,消磨一个下午。
     
      杨哥每次发工资的那天,都要请我吃一顿火锅。他又恢复了往日轻松的神气。
     
      “杨哥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     
      “你长得好看。”
     
      “这个我知道,不算。”
     
      “你?#36136;?#20102;,多吃点。”
     
      “我很能吃的,小心被我吃穷呀!”
     
      “没事,让你吃一辈子!”
     
      不知道是火锅太辣还是太?#20445;?#21507;着吃着眼泪就被呛下来。
     
      06
     
      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,爱情也是。
     
      上海房价涨一涨,我们心脏抖三抖。意?#29616;?#20013;,房东给我们涨房租了。一个月加了800块,我们一合计,妈的不划算,30岁前要省钱攒首付,搬家吧!
     
      在上海找房是场艰难的争夺战,一个小时前发布的信息,两个小时后房子就能被抢掉。
     
      搬家那天,耳机里正好听到?#38395;?#23376;《斑马》里那句“我要卖掉我的房子,浪迹天涯”,把我的心听得一颤一颤的。怎么?有房子就好?#20040;?#30528;,浪什么浪哟真是!
     
      2013年,股市市场一段时间连续涨停,我们身边同事都在炒股,杨哥?#37096;?#22987;琢磨投点钱进去,他把这两年攒下的几万块全部放进去。我对股票不懂,劝他还是见好就收。
     
      他一脸兴奋:“现在一周就能赚到大半年房租了。”
     
      我也没法,只能由着他。接下来大盘跌得我跟杨哥大眼瞪小眼,四眼泪汪汪。完了。
     
      没想到,此后事情更糟。杨哥已经三个月没有工资了。那几年,多少创业公司崛起,就有多少多少倍的创业公司倒下。他那段时间常常通宵加班,回来倒头就睡。
     
      看他这个样子,我每天战战兢兢。我告诉自己,要振作啊老子可不能倒下,不能没了经济来源。杨哥养我一场,现在我要好好养他。
     
      我白天在公司?#20064;啵?#26202;上回来接软文、写小说到凌晨两三点。每天眼睛肿成熊样。虽然稿费很低,但总比没有好。我心想:写完这几篇稿子,这周饭钱就有着落了。写啊写啊写啊。
     
      杨哥那时很有挫败感,终日闷闷不乐。
     
      本以为靠着我能挺一段时间,可我?#28304;?#19968;热,就他妈把工作丢了。
     
      我的新领?#36857;?#22312;反锁的办公室里对我动手动脚的那刻,我终于爆发了。操,为了五千不到的月薪,我干嘛在这种贱人手?#30053;?#36427;自己,老子不干了!领导怒吼:“滚!赶紧滚!”
     
      上了回家的地铁,我就后悔了,加上连续一个月来无休止熬夜和无规律饮?#24120;?#32922;子突然疼痛难耐直冒冷汗。
     
      晚高峰的地铁挤满了人,我扶着把手不敢坐下,这个连蹲着都要被拍照的上海,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概会红遍全中国吧。
     
      迷迷糊糊摸到家里,躺到床上就睡着了。
     
      来上海这两年,我第一次觉?#32654;邸?/div>
     
      等我醒来,被杨哥的臂膀包围着,他拥着我,昏暗的灯光照在他憔悴的?#25104;希?#31354;气让人心?#21442;屡?/div>
     
      “杨哥,我们来上海是为什么?”
     
      “生活。”
     
      “你累吗?”
     
      “累,但没法。”
     
      07
     
      一个月后,我们各自?#19994;?#24037;作。杨哥在杨浦,我在闵?#23567;?#30456;距三十公里的我们,只得分开住。
     
      灯火辉煌的地铁口,杨哥在前面拎着行李箱。跟初来上海在火车站时不同,他的身子消瘦了很多、背影更加落寂。
     
      我提着行李袋的手在发抖。太沉了太沉了。
     
      满是名车豪宅的灯红酒?#27748;錚?#25105;们拎着大袋子,失魂落魄,像个逃荒而来的流民,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。本来,我们也没融入进去。
     
      我突然心?#29260;?#26469;,没有安全?#23567;?/div>
     
      人的心理防线,可以在一瞬间就能?#35272;?#29926;解。
     
      上海很大,我们很小。我们走得很慢,这次杨哥没有让我快点。两年了,我们还是我们,也不再是我们。
     
      工作日我们各忙各的,周末就待在一起。有时周末加班,我?#21069;?#20010;?#24459;?#33267;一个月见上一次。我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学生时代独来?#21171;?#30340;日子又回来了。
     
      没日没夜加班的我,终于在新公司得到赏识,开始升职加薪。
     
      不知道是真的忙,还是为了忙而忙。我们的话越来越少。只是杨哥会主动给我电话,让我多吃点、早点睡、还有钱够用吗?
     
      我吃着加班的便当嘴里全是?#22521;培?#37117;好。
     
      08
     
      2014年9月,杨哥的?#30422;?#31361;然被送到医院抢救,他连夜回了西安的老家,我赶紧打了几万块钱过去。
     
      两周后杨哥电话我,语气?#32479;粒?ldquo;怎么办,我妈只有我一人了。”
     
      “我知道了,你好好?#23637;?#22905;。”眼泪在眼眶打转。
     
      “你来吗?”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。
     
      我憋了几分钟,终于说出:“杨哥,我快28了,穷怕了。”
     
      杨哥沉默良久,几乎哽?#21097;?ldquo;对不起,没能好好养你。”
     
      “很好了…很好了…已经很好了啊。”
     
      我挂了电话,躲在公司卫生间,泣不成声。心被掏空了一样。
     
      杨哥走了,回老家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
     
      我去给杨哥退房,他的房间东西不多。
     
      我们来上海第一个月开?#21152;?#30340;电饭锅。每天靠着它煮着米饭配着榨菜。杨哥?#30340;?#27573;日子最苦了,我不觉得,最苦的日子我也不记得了。
     
      我?#21069;?#21040;两居室后在宜家买的电脑桌。一到周末,杨哥就把速度卡到掉渣的电脑放在上面,?#30053;?#19968;部电?#21834;?#25105;俩带着耳机,窝在床上,搂在一起看到昏昏入睡。
     
      我们在网?#19979;?#30340;烤面包机。每天烤上两片蘸着花生酱番?#21568;?#21507;得心花怒放,杨哥说我嘴上的酱汁没?#24651;簟?#25105;说是吗是吗在哪儿。他会突然亲上来。
     
      我们刚来上海买的脸盆也还在。搬了几次家都没扔。记得那会儿我忙的五天没洗头,第二天要见客户,我们当时穷的连20块钱的洗发水都不?#34915;?#20102;。我看到了一袋洗衣粉,二话没说就往头上撒,一头扎进脸盆里。杨哥那晚在门外坐了一宿。
     
      我们用过的东西,都还在。
     
      只是我们,早已不在了。
     
      09
     
      回到西安的杨哥,生活慢慢安定下来。
     
      我的工作步入正轨,一个人也租得起稍微好点的房子。但我明白,我也会离开上海的,可能明天,可能五年十年后。
     
      奋斗几十年,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得起一个厕所。随便吧,不想了。
     
      2016年初,杨哥的室友?#38505;?#36319;我说,杨哥要结婚了。
     
      我听到这个消息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关掉手机,?#26041;?#20102;人来人往的地铁,?#28304;?#37324;想的全是昨晚还没通过的策划案。
     
      上海这个城?#26657;?#20154;太多了,每个人?#21152;?#25925;事,每个人都很脆弱。可没有什么,能比?#30473;?#19978;高峰期地铁,更让人欣慰的。
     
      我妈常跟我念叨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?#27809;?#26469;找个人结婚了。”
     
      我说:“好呀好呀,明年春节就带回去,胡歌还是霍建华,您先决定好。”说着说着眼泪花花。年纪大了,泪点也变低了。
     
      春节杨哥举行婚礼,我躲在老家哪儿都不想去。
     
      后来小章跟我说,结婚那天,杨哥喝?#32654;米恚?#21741;着闹着要到上海吃糊汤粉,你说上海怎么会有糊汤粉呢?
     
      是啊,上海没有糊汤粉。
     
      武汉有,我们大三那年的武汉?#23567;?/div>
   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    Tags:劳联 纪德力 劳务外包十大品牌 劳务派遣 人事代理 责任编辑:laolian
    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    分享到QQ空间
    分享到: 
    上一篇陪我走过?#27927;?#36807;北的女友嫁人了 下一篇着?#24403;?#24863;动了

    评论

    ?#30465; ?#21495;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    验 证 码:
    表  情:
    内  容:

    全国免费服务电话:400 000 7199

    集团电话:4000007199 监督服务电话:18153207199

    地址:青岛市高新区招商网?#28982;?#37329;谷2号楼201 企业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?#38469;?#25903;持:劳联网络  [email protected] 2011-2015 By 青岛劳联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 备案号:鲁ICP备13026635号-1  联系我们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要啦免费统计
   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

  • <b id="9lgnt"></b>

  • <center id="9lgnt"><output id="9lgnt"></output></center>
  • <b id="9lgnt"></b>

  • <center id="9lgnt"><output id="9lgnt"></output></center>
  •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提示 MG幸运的锦鲤 卡利亚里对切沃 超级梦工厂 mg电子游戏网站注册送55 埃弗顿巴萨帮 正中红心游戏 体育彩票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彩票选取软件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金玉满堂登陆 重庆时时彩开奖大小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載 排列五走势图 神秘深红在线客服